日志

祈 春 ——2021五一济南骑行记之六(终结篇)

已有 31 次阅读2021-9-22 21:35

祈 春 ——2021五一济南骑行记之六(终结篇)

       昨夜酒阑人散之后,我在农家乐门前的空地上安营扎寨,精彩读书阁。山里的风是狂躁的,它在帐篷外咆哮了一整夜,直至天明才渐渐安静下来。山里的人却是淳朴的,广济读书阁,周文一家子早就起来了,正张罗着给我做早饭,我赶忙阻止了他们,孔子读书阁。因为一早进食会使手脚不太麻利,索性越过前方的山再吃早饭。  分别的时候,周文依依不舍地说:“这一别,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!”  相见时难别亦难,人生聚散若浮萍。我怕这样的别离太伤感,连忙安慰他道:“现在都有联系方式了,说不定哪天我又来了。”  见他使劲地点了点头,我又说道:“别老窝在家里,树海读书阁,有空了也带着家里人去无锡转转,去领略一下江南的风土人情!”  他不置可否,拉着我的手说道:“你也不要太着急,慢些骑,别让自己累着,越过前方这道岭,就是济南的地界了。”  我跨上车绕过水库向着山的方向骑去,再也不忍回头看他一眼,我知道他一定站在路口,望着我的背影喃喃自语。  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我仿佛听见那首令人潸然泪下的渭城曲,穿越千年的时空在这杳杳空山里回荡。  人生的路,不会永远一帆风顺,总会有坎坷不平千难万险,树海读书阁,但阳光总在风雨后,只有栉风沐雨涤瑕荡垢,才能拨云见日晴空万里。骑行的路,也不会永远一马平川,总会有山高水远深沟险壑,但无限风光在险峰,只有信念坚定砥砺前行,才能登高望远声振长空。  沿着盘旋的山路艰难骑行,很快就汗如雨下,修身读书阁。朝阳是技艺精湛的画师,她在地上摹写出一个坚定的影子。我知道,那就是我努力的样子。  在经历了迂回曲折的爬坡骑行过后,终于抵达山岭上泰安与济南两市的交界处。极目远眺,天空湛蓝,远山含翠,绿意葱茏。此时,好客山东绝不允许时空把孤寂留给行者。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是老杨打来的。得知我已到达市界,他再次嘱咐我不要着急,下坡骑行注意安全。挂断以后,随即接到了济南故人陈曙东的来电,问我最终的目的地是哪里,今日行程又是如何计划。我一一告知。  曙东是我军校时的学弟,获悉我骑行来济南,他特意请了假准备专程陪我,令我深为感动。于是,带着战友们的深情厚谊和对目的地的无比憧憬再次出发。双手紧紧地握住车把,俯下身子作猫行状,顺着山岭的另一侧来一次速降。耳畔的风,如旌旗猎猎作响,令人热血沸腾。眼前的景,却似倍速播放的电影胶片,不待看得真切,已经切换了场景。直至速降到了山下,车速才又恢复正常。我这才发现,所在之处竟然叫做黄巢村。  黄巢村,因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而得名。唐时曾被称为大黄草峪。《旧唐书.列传》记载黄巢于乾符二年(875年)率众起义,转战大江南北,号称冲天大将军。中和元年(880年)攻占唐都长安后称帝,国号大齐。两年后,和唐军鏖战于泰山北麓大黄草峪,兵败自刎而亡。当地百姓为纪念黄巢,把“大黄草峪”改称为“黄巢村”,华闻读书阁。  “飒飒西风满院栽,蕊寒香冷蝶难来。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。”在这首《题菊花》诗里,黄巢试想自己若为司春之神,就一定让那静开寒秋的菊花和春日绽放桃花一样享受春天的温暖,借以隐喻自己带领天下贫苦的农民反抗压迫的豪情壮志,却不料兵败身死于黄草峪。“凤雏”战死“落凤坡”,“黄巢”阵亡“黄草峪”,树海读书阁。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,爱看读书阁!  “不问英雄魂归何处,凌云壮志仍响九天。”黄巢用短暂而又壮烈的一生,在穷苦人民不甘命运摆布,反抗封建压迫的斗争史上写下了波澜壮阔的一页。  千百年后,这座山下的小村,仍旧保留着诸多黄巢义军驻扎和作战的遗迹,金霏读书阁。对于偶入的行者而言,这里的一切都极其神秘,哪怕一个简单的路标都令我为之沉思。而在当地村民的眼里,穿着蓝白相间骑行服的行者,就是那误闯桃花源的武陵人,足以引起她的警觉。  “你们什么时候来的?”她冲着我跑了过来,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菜。  “嗯?你说啥?”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头脑,树海读书阁。  “反正我不搬!”她又接着问。  “啊,孔子读书阁?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?”我挠着头说,爱看读书阁。  “你不是拆迁队的吗?”她惊讶地说。  “什么拆迁队?我是骑车路过的!”我笑着对她说。  “哦——,看你对着我家那块地不停地拍照,我还以为你是拆迁队的呢!”她长嘘一口气,神情立即变得轻松起来。  “您误会了,我拍的是那个地标。”我用手指着那块写着“黄巢村”三个大字的蓝色路标说。原来她误以为我是当地政府的拆迁人员了。  离开黄巢村继续向前骑行,蜿蜒的山路把小山村和外面的世界连接在一起,路两侧不时出现各式各样的农家乐,门前多半停着数辆悬挂鲁A牌照的小汽车。我猜想,这些车子应该是属于那些贪恋田园生活的城里人的。  从山路的尽头拐入103省道,到达济南市历城区的柳埠镇。路旁的一处早点店门庭若市,店前的空地上摆放着数张矮桌,男女老少围坐在一起,津津有味地吃着早点。店主是一位中年人,我停好车的时候,树海读书阁,他正在摊位前紧张地忙碌着。面前的长桌上放着几笼加工好的包子,树海读书阁.3,热腾腾的水汽正从笼屉的缝隙里钻出来。精致的柳筐里整齐地摆放着金黄灿灿的油条,甚是诱人,孔子读书阁。硕大的不锈钢保温桶里盛放着胡辣汤。尽管不明白这河南的小吃为何会在齐鲁大地如此畅销,我还是决定要一份过过瘾。配上那酥脆可口的油条、香味浓郁茶叶蛋,这就是我偏爱的早餐组合,树海读书阁。  吃饱喝足之后,沿着省道向济南市区进发。省道旁,一条清澈的河流从上游的卧虎山水库流经各处,把沿途的十来眼泉涌串在了一起,像是一条细长而又透亮的水晶项链戴在了济南的脖子上。济南,俨然成了雍容华贵的美人。肉身凡胎的我,焉有不动心之理?我急于揭开她那神秘的面纱,胯下的双轮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运转。  远方的山,巍然屹立。迎受雨露恩泽的坡面上绿树林立,郁郁葱葱。而悬崖峭壁则直立千丈,寸草不生。“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”古人诚不我欺。佛教把人的欲求归列为五种,即“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”。欲者,贪也。诚然,在这滚滚红尘之中,我们诸多的不如意皆源于“欲”字。腰缠万贯者,放不下对金钱的追逐;家有美眷者,放不下对女色的追求;身居高位者,放不下对权力的贪恋。凡此种种,或财尽人散,或身败名裂,或盛极而衰,不一而足。  在边行边思中,济南城已经不远了。103省道地势渐高,骑行其上非常吃力。但骑行难度相比于山中骑行,宁静读书阁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车行至二仙大桥附近,我竟然偶遇了“二仙”——道路另一侧与我相向而行的两位骑友。瞬间相逢又别离,华闻读书阁,我们不约而同地挥起了手,行礼、鼓励、作别之意,皆蕴含其中。  进入城区后不久,一辆洒水车沿着主道的边缘缓缓而行,车上抱着水枪的师傅正忙着给绿化带浇水,喷薄的水流在非机动车道的上方划出了一道不太完美的弧线。我决定从弧线下方快速地穿过,却不料“水枪师傅”看见了我,竟有些慌乱,情急之下居然硬生生地撤回了水枪,那些因压力骤减而来不及浇入树丛的水便直接洒向了我。尽管我左躲右闪,身上还是被淋湿了一大片。如果我俩稍有默契的话,铭华读书阁,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了。无奈木已成舟,只能长叹一声继续前行。  再次前行不久,见一老阿姨正持着单反相机专心致志地对着花丛拍摄。大概是我的装扮引起了她的好奇,她竟调转镜头对准了我,树海读书阁。我向来对拍客抱有好感,金门读书阁,于是就默默地配合起来。拍好之后,她放下了相机和我聊起了天。当得知我是从江苏骑行至此,她十分惊讶,说自己的家就在附近,如果需要补给物资,可以免费提供。她的话令我为之动容,金门读书阁,好客山东对待陌生的旅人竟也如此热情。  和热情的阿姨告别之后,继续北上。十点钟左右,精彩读书阁0,市区渐渐起了风,而且越刮越大。曙东再次打来电话,说已经在济南火车站行李托运处等着我,他建议我先办理好自行车的托运手续,再坐上他的汽车游济南。我却执意先骑行到黄河边,再折返至火车站。旅居济南多年的他对黄河早已不再陌生,金霏读书阁,而我是“不见黄河心不死”的,因为本次骑行的目的地就是济南黄河。只有亲眼目睹那滚滚东流的浊浪,此行才算真正圆满。  曙东拗不过我,只好随我的意。又历一小时,终于抵达了黄河南岸。一座古色古香的牌坊雕梁画栋,气势恢宏,正上方悬挂着巨大的匾额,上书“黄河胜境”四个的镏金大字,这便是济南百里黄河风景区的南大门。穿门而入,树海读书阁,一堵“黄河龙”墙映入眼帘。据说,此墙依据黄河自西向东的流向形状,并按黄河总长十万分之一的比例制作而成。这条栩栩如生的黄河龙被牢牢地固定在墙上,预示着黄河从此岁岁安澜。  推车转入龙墙的背后,我终于看见了那条令人魂牵梦绕的母亲河,怒滔滚滚,奔腾不息,气势磅礴。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驻足于黄河大堤,发思古之幽情,叹天地之苍茫。然此生虽如蚍蜉,却只可随遇而安,而不可随波逐流。凡事尽人事而听天命,方得人生大自在。  离开黄河大堤,又行约十几公里,至济南火车站和曙东会合,很快就办理好了车辆托运手续。随后,曙东邀我至鲁菜名店城南往事品尝油旋、甜沫。  餐后,他又陪着我畅游这“一城山色半城湖”的济南。济南,以荷为裳,因泉而生。大明湖畔没有我的夏雨荷,不去也罢。济南的泉却令人心心念念,朝思暮想。行走于娥英河南岸,精彩读书阁,砰訇如雷的黑虎泉群,琵琶泉、金虎泉、汇波泉、玛瑙泉等众多名泉汇聚成河,围解放阁绕城而流,河上碧波荡漾,两岸绿树成荫。  上岸后,穿过泉城广场,至趵突泉公园。势如鼎沸的趵突泉,蜚声中外,游人如织,“天下第一泉”并非浪得虚名,树海读书阁。其以一主泉统领三十四子泉,金线泉细若金线,漱玉泉水声泠泠,柳絮泉如絮纷飞,杜康泉、浅井泉、洗钵泉、无忧泉、酒泉、满井泉等千姿百态,各领风骚。  我喜爱济南的泉,清澈澄碧,明亮通透。鞠一捧入口,清冽甘美,沁人心脾。临泉池而照,似空非空,如见心性。  然生为浊骨凡胎,一世为情而活。六日来,从惠山到泰山,从长江到黄河,赏一路春色,见一众战友。行为情,言为情,见为情,别为情,其缘皆为情字。这一“情”字,犹如浩瀚星空的北辰,不随风逝,不随水流。  愿世上春常在,愿人间情永驻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Tanghai830 ID 57288

  • 等级
    中级会员
  • 积分
    344
  • 威望
    0
  • 乐币
    344
  • 贡献
    0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