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志

喝粥

已有 18 次阅读2021-9-24 00:55

喝粥

【导读】那时候我还不到上学年龄,更不懂得什么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名句,却已经知道粮食的珍贵,这当然要归功于父亲母亲平日的教诲。

 

  那是秋天,一个傍晚,外面刮着风下着雨,孔子读书阁。雨天总是停电,房间里亮起了一盏小小的煤油灯。屋门已经被紧紧关闭,凄风苦雨便在门前止住了脚步,树海读书阁。昏黄的光线照不透屋内狭小的空间,桌椅下面,墙角旮旯,留下了一块块模糊的阴影,精彩读书阁。一张方桌,两把椅子,父亲母亲一边一个端坐着,手里各自端着一个大碗,碗里盛满热腾腾的粥。我,那时候大约三四岁,小不点一个,靠墙根坐在一个小小的板凳上,手里捧一个小小的碗,精彩读书阁,碗里也盛满了热腾腾的粥。粥是用玉米面子熬的,黄澄澄,爱看读书阁,稠糊糊,香喷喷,修身读书阁。粥热烫嘴,我捧在手里,不敢喝。而父亲和母亲却不怕烫,他们慢慢的喝着,轻轻的喝着,同时嘴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——吱吱啦啦。我好奇地看着他们,想知道这是为什么。他们先是笑,然后开始给我做示范,金霏读书阁,告诉我应该怎样喝才能不烫嘴,宁静读书阁。只见他们把嘴轻轻贴在碗沿上,树海读书阁.3,一边将碗慢慢转动,一边用嘴轻轻地吸,吸一口,吱拉有声,吹一口气,再吸一口,吱拉有声,再吹一口气。母亲一边示范一边讲解,树海读书阁,要轻轻的吸,精彩读书阁0,不要着急。我仔细观察,认真听讲,很快就掌握了动作要领,并模仿他们的动作开始喝粥。果然,热乎乎的粥再也不烫嘴了,顺顺利利地流进了我的肚子里,树海读书阁。不一会儿,华闻读书阁,我的额头上就冒出一层细汗。
  
  屋里,吱吱拉拉的喝粥声不绝于耳;外面,孔子读书阁,稀里哗啦的风雨声也响成了一片。
  
  我碗里的粥很快就喝完了,而父亲和母亲碗里的粥方才喝了一半。我还要喝,母亲又给我舀上一碗,树海读书阁。然后,母亲一笑,竟然讲了一个故事&mdash,金门读书阁;—说是有个男人娶了一个傻女人,男人欺负女人傻,每次吃饭的时候,铭华读书阁,自己总是用大碗,让女人用小碗。有一天,两口子熬了一锅热粥,男人照旧用大碗喝,女人也想用大碗喝,故意把小碗打碎了,男人为了惩罚女人,偏不让女人用大碗喝,而是让女人用一个小碟子喝,广济读书阁。结果女人喝了一碟又一碟,最后,女人把一锅粥全喝光了,男人却连一碗粥也没有喝净。母亲讲完这个故事,问道,你们说到底是男人傻还是女人傻啊。父亲听了笑个不止,孔子读书阁。我听得似懂非懂,手里捧着一碗粥直发愣。忽然,“咔嚓”一声巨响,一个惊雷从天而降,好像是落在房檐上,又像是落在窗台上。我一哆嗦,手里的小碗“咣当”一声落在地上,华闻读书阁,粥洒了一地。我望着地上的粥,嘴一咧,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,树海读书阁。母亲说,哭啥来,不就是响了一声雷嘛,有啥可怕的?我们在屋里,雷在天上,门关着呢,树海读书阁,它进不来。母亲的话轻描淡写,却让我的哭声嘎然止住。然而,母亲哪里知道我哭的真正原因,其实,我并不是害怕那天上的雷,我是心疼那洒在地上的粥,它本来应该被我喝进肚子里去的,爱看读书阁,可是----
  
  那时候我还不到上学年龄,更不懂得什么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名句,却已经知道粮食的珍贵,这当然要归功于父亲和母亲平日的教诲。母亲擦去我脸上的泪痕,金霏读书阁,捡起地上的小碗,把她大碗里的粥往我的小碗里倒了一些,递到我手里。母亲说,喝吧,金门读书阁,没事,树海读书阁。父亲说,树海读书阁,咱们比一比,树海读书阁,看看谁喝粥的声音最大,好不好。母亲说好。我高兴起来,使劲点点头。
  
  一时间,屋里吱吱啦啦的喝粥声竟然淹没了外面稀里哗啦的风雨声。

责任编辑可儿】  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Tanghai830 ID 57288

  • 等级
    中级会员
  • 积分
    344
  • 威望
    0
  • 乐币
    344
  • 贡献
    0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